亨利·亚当斯的教育

编辑:壮美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3 23:18:26
编辑 锁定
本书是他以第三人称写成的自传体作品,是享誉世界的经典传记,也是世界一流的教育经典与历史文化名著。本书运用自传与德式教育小说相结合,对一个时代进行了批判性的评价。它要说的不是本书所讲述的历史,而是对那一段历史的反思,因此,亚当斯希望人们这样来看他这本书,把这本书当做一个历史哲学的思辨过程。
书    名
亨利·亚当斯的教育
作    者
亨利.亚当斯
原版名称
The Education of Henry Adams
译    者
陈伟等
ISBN
9787500436621
类    别
传记
页    数
539页
定    价
38.00元
出版社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3年1
装    帧
平装
电子书版本
译言古登堡计划
译    者
蔡鑫等
出版方
字节社
出版时间
2013年
责任编辑
韦丽媚

亨利·亚当斯的教育基本信息

编辑
原书书名:The Education of Henry Adams [1] 
原书作者:亨利·亚当斯(Henry Adams)
原书语种:英语
原书版权:公有领域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亨利·亚当斯的教育内容简介

编辑
本书曾于1919年获普利策奖,自问世以来,一版再版,并被译成多国文字,广为流传,经久不衰,唯中文译本,尚是首次推出。 亨利·亚当斯为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先后就读、执教于哈佛大学,曾任美国历史学会主席。他出身于声名显赫的总统世家。他以第三人称写成的自传体作品《亨利·亚当斯的教育 》。

亨利·亚当斯的教育作者简介

编辑
亨利·亚当斯,美国历史学家、学术家小说家,毕业并执教于哈佛大学,曾任美国历史学会主席。他出身于声名显赫的总统世家。这部起初只印了100本、只打算在私人友好小圈子中传阅的自传,后来成为20世纪的美国青年认识历史、认识社会、认识自己的时代的必读教科书。1919年,即亚当斯逝世后的第二年,该书获得了普利策奖。[1] 

亨利·亚当斯的教育目录

编辑
亨利·凯波特·洛奇 序
里昂·韦塞尔迪亚 序
第一章 昆西(1838—1848)
第二章 波士顿(1848—1854)
第三章 华盛顿(1850—1854)
第四章 哈佛学院(1854—1858)
第五章 柏林(1858—1859)
第六章 罗马(1859—1860)
第七章 背信弃义(1860—1861)
第八章 外交(1861)
第九章 朋友或敌人(1862)
第十章 政治教训(1862)
第十一章 公羊之战(1863)
第十二章 与众不同(1863)
第十三章 人类社会的完善(1864)
第十四章 业余爱好(1865—1866)
第十五章 达尔文学说(1867—1868)
第十六章 媒体(1868)
第十七章 格兰特总统(1869)
第十八章 自由战斗(1869—1870)
第十九章 混乱(1870)
第二十章 失败(1871)
第二十一章 20年后(1892)
第二十二章 芝加哥(1893)
第二十三章 沉默(1894—1898)
第二十四章 小阳春(1898—1899)
第二十五章 发电机与贞女(1900)
第二十六章 微光(1901)
第二十七章 多弗尔斯德罗克人(1901)
第二十八章 知识的高度(1902)
第二十九章 无知的深渊(1902)
第三十章 呆钝的力量(1903)
第三十一章 科学的语法(1903)
第三十二章 新的力量(1903—1904)
第三十三章 历史的动力学说(1904)
第三十四章 加速度法则(1904)
第三十五章 现时代(1905)
亨利·亚当斯年谱

亨利·亚当斯的教育点评摘选

编辑
亚当斯的这部自传,其实应该同他的另一部著作《圣米歇尔山与沙特尔》(Mont-Sai nt-Michel and Chartres,1905)联系对照着读。后者是一部研究欧洲中世纪文化的专论,也许因为太专门化了,人们一般很少提及。它有一个副题,叫作“关于13世纪同一性的研究”。而亚当斯曾考虑要为他的这部《教育》也加上一个副题:“关于20世纪多元性的研究”(A Study of Twentieth-Century Multiplicity ),1918年版的“出版者前言”中提到过此事。这个副题实际上就是我们统揽把握他这部自传的主题的一把钥匙。?
19世纪的下半叶,欧美工业革命进入急速发展时期,科学技术日新月异,这对于当时传统的一元论的世界观,不啻是一种釜底抽薪式的冲击。不要说是一般人,即使是思想界的精英,科学界的权威们,眼看着往日信奉的科学真理被一条条地推翻改写,他们也都感到困惑万分、无所适从。身处剧变之中的亚当斯,阅读了当时英、德、法等国最著名科学家对于世纪之交科学进程的各种评估论著,虽然他对其中许多具体的论述不甚了了,但这些理论的总体指向和基本的结论,却让他感到支撑他信仰的认知基础在像流沙一样地逝去。他发现“无序成了一个基本事实,甚至在巴黎也不例外”;他发现,“对于托马斯·阿奎那,宇宙是一个人;对于斯宾诺莎,是物质;对于康德,真实是‘我’的本质,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信念和绝对的必需;而对于朋加莱(Jules Henri Poincare ,1854-1912,法国数学家),它则是权宜之计;而到了卡尔·皮尔逊(Karl Pearson,1857-1936,英国数学家、统计学家、优生学家)那里,它仅仅只是交流的媒体。”传统的科学,是为了证明上帝的存在,所以它所信奉的仍然是“一个上帝,一条法则,一个元素,而整个造化物,都在朝一个遥远的事件前行。”可是,突然之间—于1900年—科学抬起头来,将这一切都否定了。许多科学家只好像皮尔逊那样,认为“超越感官的宇宙只能当作不可认识的东西去认识”(known only as unknowable )。面对着这一切,亚当斯得出结论说:“1900年出生的孩子,将来到一个新的世界,它将不是一个统一的世界,而是一个多元的世界。”(Henry Adams,The Education of Henry Adams (Houghton Mifflin Co mpany Boston,1918),pp.449-461,esp.p.456;p.461.)[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教育书籍 出版物 书籍